簡中 

平臺

NS PS4 XB1 PC

發售時間

2019-10-10

游戲基因

動作 平臺 獨立

愛戰錘也聽搖滾?不妨試試《Valfaris》

作者 藥莢   編輯 EK   2019-10-23 08:00:00

一首重金屬死亡加特林大孝子的忠誠贊歌。

  “Headbanger!”—— 金屬搖滾樂一種即興的表演形式。跟隨者節拍瘋狂搖擺自己的腦袋。當然,完全對不上旋律瞎搖也沒問題,重點是有一頭能甩起來的飄逸秀發。名詞起源可能來自于齊柏林飛艇樂隊在 1969 年首次美國巡演中所創造,隨后便以燎原之火的勢頭燒向了整個圈子里。

聽搖滾,從此遠離頸椎

  “為了帝皇!”—— 墮落帝國狗腿子們無力的虛張聲勢。在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口號聲中,妄圖祈求尸皇能夠保佑他們在亞空間大能的威光下茍活。作為《戰錘40K》最具有諷刺意味與代表性的詞匯,即體現出了帝國的腐敗虛偽,又強調了混沌的絕對壓倒性實力。

  按理說這兩種元素平時也沒啥可能會聯系起來。但我確實在《Valfaris》這樣一款十分老派的橫版動作游戲里同時看到了它們的存在。是的,這兒有個靈感來自于金屬樂歌詞,由同時身兼搖滾樂隊與游戲制作人身份的戰錘粉絲所做出來的東西——你這聽著就槽點滿滿。

  然而,當我看到制作人安德魯·吉爾默的照片時,就算他說自己是在嗑藥狀態下一邊涂戰錘棋子一邊聽著旋死把這游戲給做出來的,我也還真就找不到什么質疑的觀點。

“誰說開發游戲會掉發的”

唱、砍和打電動

  安德魯并非突發奇想進入游戲圈的。他其實早在31年前就已經參與過游戲開發工作。不過他和團隊的上一部作品《Slain: Back from Hell》,無論從評價到實際表現都不太爭氣。導致這個原因的原因林林總總,但有個最關鍵的因素:它剛發售的時候很屎。

  游戲的開發組人員不多,但他們幾乎都有雙重身份 —— 即是程序員,也是搖滾樂隊成員。尤其負責作曲的人,是來自瑞士極端金屬樂隊,冰霜凱爾特人樂隊貝斯手科特·維克多·布萊恩特。至于其他幾位老哥,也都是在這個圈子里混跡多年,不管手上拿的是吉它還是鍵盤都能耍得來。

  也只有這樣一群人做出來的游戲,跟你說致敬的是《魔界村》,而創意來源自搖滾樂歌詞的時候不會顯得很違和。更重要的是,也正是這樣的人會把剛發售時因口碑太差(主要是難度過高)而直接把游戲下架,在全面修復后選擇用“從地獄歸來”這種時代感滿滿的尷尬副標題。

本作重點:擊殺BOSS后可以做出Headbanger!

  《Slain》有著令人過目難忘的畫面和配樂,強調硬碰硬的打法以及即便大幅降低后仍然極具挑戰性的難度。雖然在那么多橫版動作游戲里它談不上出類拔萃,但回爐重做后的表現確實可以算在值得一玩的行列。

  這群老哥在今年推出了類型相同的《Valfaris》。雖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們特地找了新發行商并換了制作組名字,大概是想重新開始?然而鮮明的畫面風格實在太具有辨識度,加上玩法和配樂一脈相承、甚至美術素材都有些復用,所以我想接觸過《Slain》的人怎么著也會把他們聯系到一起了。

  確實,美術風格是這個系列最具有辨識性的一環了。安德魯曾經在訪談中提到過,自己本質上是個更擅長美術創作的動畫師。他對于游戲的一個追求是能讓畫面中的所有元素都具有活力,即便是玩家禁止不動也能夠與背景樂形成搭配。而游戲穩定充足的幀數保證了從背景到人物動作都十分流暢,“粗大顆粒”版本的點陣效果也頗為有趣。

游戲畫面是表現得最搶眼的部份

  這方面的靈感應該是來自于他本身對金屬樂的喜好與理解。你可以看到從前作《Slain》中便是如此——從地板到墻壁、植物到雨水乃至霧氣效果,游戲中的整個畫面都有著十足的活力。大量豐富的細節和環境刻畫,將一個粗點陣像素構建起的世界描繪得極為絢麗。

  不過,由于本作所追求的這種畫面效果偏向“炫技”,也導致了它缺失了游戲設計中另一個重要的環節:視覺提示。有一些平臺或是可以攀爬的地點經常會難以在第一時間辨別出來,而混戰中到處飛舞的尸塊、血漿和特效也容易造成混亂。

  另外,《Valfaris》的故事背景發生在了一個被異端感染后的世界。雖然你還能看到曾經宏偉壯麗的太空哥特式建筑,但它們已經被異形生物所侵蝕腐化,整個流程多數都是在十分惡心的環境下展開。相比前作黑暗又帶有一絲優雅的氛圍、以及每個關卡都有相對獨立的《Slain》來說,整體的觀感要稍微遜色一籌。

個人更喜歡前作的場景設計

  這個游戲從里到外都非常具有戰錘范兒,它就像是一部錘粉憋了很久后自己寫出來的同人作品一樣。主角長得就是一張基因原體的臉,武器造型和建筑風格等等也有很強的既視感。你甚至在游戲中有機會乘上名為“除蟲機”的無畏機甲 —— 造型跟上古泰坦幾乎一個工廠生產出來的一樣。

  劇情的邏輯程度堪比三流科幻小說,但就是錘味十足,主角聽聞自己老爹濫用亞空間能量,為了大義與榮耀他立志趕在所有人前面把全家給宰了。而在這個過程中你還能遇到山寨版的泰倫蟲子、靈族祭壇、審判庭和太空亡靈等等眼熟的貨色。

  據說這個故事是1985年冰霜凱爾特人樂隊一張專輯所唱的內容。當然了,很多玩搖滾的人都說自己曲子有所謂的故事。但就算是鐵娘子樂隊經營多年的艾迪(Eddie)整個劇情看下來也是沒頭沒腦的,邏輯和細節方面就不要太計較了。

劇情好像從戰錘同人小說中間掐下來的

  老實說,我完全不相信有現在還有多少人了解、或是記得三十多年前某張金屬樂專輯唱了什么故事。所以還何必去計較這個故事到底有什么前因后果。更不要提這游戲自己也是遵循了“30 秒開干”的定律,即便偶爾會跳出對話框來延緩敵人死亡倒計時,主角內心的忠誠也不允許一場對話超過 50 個字節。

| (41) 贊(72)
藥莢 特約作者

關注
點贊是美意,打賞是鼓勵

評論(41

跟帖規范
您還未,不能參與發言哦~
按熱度 按時間

總貢獻榜

    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